您好,欢迎来到垃圾发电产业网!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您的当前位置: > 行业观察 > 正文
行业观察
垃圾分类,有机垃圾的风口?

我国有机垃圾处理行业起步较晚:

2007年,为兑现申奥承诺,我国首座餐厨垃圾处理厂------南宫餐厨垃圾处理厂建成投运。主要采用好氧堆肥工艺处理奥运签约饭店及奥运场馆产生的餐厨垃圾。

2010年3月17号,《中国青年报》发表了一则关于地沟油的报道,引发了各界强烈关注。

2010 年 5 月,国家发改委、住建部、环保部、农业部四部委联合发布《关于组织开展城市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工作的通知》(发改办环资[2010]1020 号),正式拉开了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城市试点工作的大幕。

2010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地沟油整治和餐厨废弃物管理的意见》,严厉打击非法生产销售地沟油行为,并严防地沟油流入食品生产经营单位,重点加强餐厨废弃物从产生、收运到处理处置的管理,逐步推进餐厨废弃物的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

政策的强化和社会关注的提升,让餐厨垃圾处理迎来第一轮发展热潮:一批先行者在市场积极探索,百花齐放。

但因为一些政策的限制,和技术、市场模式等诸多问题,整体看来,行业市场的发展仍处于探索期,摸着石头过河,带着脚镣跳舞,跌倒了再爬起来,再跌倒再爬起来……并没有迎来污水处理垃圾焚烧那样跨越式的突破。

直到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的通知。《方案》制定了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的目标、垃圾分类的类别、激励机制等内容,46个城市将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中国进入垃圾分类“强制时代”,“两山理念”被写入中国共产党党章和十九大。

2020年5月1日新修订的《北京市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实施以来,家庭厨余垃圾分出量明显增加,据统计,5月1日至20日,北京家庭厨余垃圾分出量为590吨,较4月翻了一倍。今年以来,我国各大城市陆续进入垃圾分类“强制时代”,以餐厨、厨余为主的湿垃圾处理再次成为市场风口,有机垃圾处理或许将迎来第二次发展机遇。在此背景下,一些企业也开始了面向“两山经济”的探索与实践。

目录

一、 先行者的探索

1、摸着石头过河的嘉博文

2、“5000万元的学费”与“宁波模式”

二、最好的时代

1、普拉克的第四个苹果

2、蓝德环保与协同处理

3、三上央视的朗坤环境

三、垃圾分类的洪流助推理

1、首创环境的宁波试点

2、桑德的固废大循环

3、洁绿环境:抓住机遇的春天

4、餐厨垃圾综合解决方案开了先河

一、 先行者的探索

2010年之前,我国最早的一批餐厨垃圾处理企业已经诞生,如江苏洁净、青海洁神、宁波开诚、北京嘉博文、山东十方、青岛天人等,都在各自的区域以自己的方式进行着探索。因为政策配套尚不成熟,市场的力量尚嫌弱小,一切前行都显得举步维艰,一些企业也因此交了不少的“学费”。

2010年,随着地沟油事件和国家政策的推进,尤其是百城试点的布局,市场开始迎来第一个快速发展期。行业虽有利好,但在产品的出路上,政策依旧不明朗,技术路线也都还没赢取市场的验证,对于餐厨垃圾处理行业来说,大家心怀勇气和坚持,却依然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1、摸着石头过河的嘉博文

早期,中国的有机垃圾处理行业一直没有形成产业,最大的原因,就是产品没有好的出路。而有机垃圾经过资源化处理,最终形成的产品主要是饲料、肥料、沼气这三大类别。

但因为考虑到饲料存在动物源性污染风险,肥料存在盐分过高、重金属超标等难题,农业部一直禁止有机垃圾用作饲料和肥料,而有机产沼,相比投资成本高昂,而且存在沼气纯度不够,以及沼渣、沼液等二次污染的情况,所以三大资源化产品在出路方面全部受阻,无法形成良性的商业闭环。

即便如此,还是有一些企业愿意倾其所有,想要创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2005年,嘉博文CEO于家伊带领团队致力科技攻关,研发出生物腐植酸肥料制造技术。该技术能把低价值的餐厨废弃物、畜禽粪便等有机废弃物,在生物腐植酸转化剂的作用下,作为一种有机土壤调理剂,用于土壤质量提升,提高化肥利用率,起到沃土、增产、改善农产品品质、降低绿地粉尘和PM2.5的作用,带动农业减排。

之后,嘉博文对苹果、草莓、葡萄、鲜桃等多个品种进行了实验,并通过一系列国家专业检测机构的检测,也得到一些行业专家的认可。

此时,国内餐厨垃圾处理设备市场竞争激烈,且利润空间越来越小,如果在设备销售之外,可以打通产品环节,或许会形成新的利润增长点。因此,向下游农业市场做产业链延伸,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机遇,也是逼仄的市场环境下,一种风险尝试和发展突围。

于家伊明白,想要向下游的农业延伸,并不容易!

为此,于家伊亲自拜访了北京的养殖场和种植场大户。

但是,饲料安全和食品安全是我国经济建设中的一项重大课题,2004年国家农业部出台的《动物源性饲料产品安全卫生管理办法》,已明令禁止在反刍动物饲料中添加骨肉粉、动物内脏、血粉等动物性蛋白质饲料,其主要目的是通过饲料安全工程确保动物及动物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

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非洲猪瘟防控工作的通知》,通知提出,全面禁止餐厨剩余物饲喂生猪。餐厨垃圾作饲料的出路彻底被堵死。

有机饲料这一方向,违背了行业趋势,和国家相关的政策法规,但在有机肥料这一方向上,嘉博文有了突破。

天翼草莓公司,在昌平区拥有150座草莓大棚,他们使用了于家伊推荐的有机肥,效果非常好。天翼草莓CEO周建忠发现,用了嘉博文生物菌肥的草莓,叶片更厚更绿、果实更硬实,原本板结的土壤变得松软,甚至出现了常年不见的蚯蚓。这位还是昌平区政协常委的周建忠又向昌平区农委力荐嘉博文的生物菌肥。

嘉博文则向农业服务中心提出了整套方案。2005年,昌平区开始向嘉博文采购生物菌肥,足够区内每户农户施用;2006年时,昌平农业服务中心用嘉博文的技术建了处理站。

之后,嘉博文又在延庆租了400亩土地栽种苹果,作为示范区。到了2007年的奥运果品评选赛,这种被命名为“礼炮果园”的苹果居然获得了当年的一等奖。这使得昌平区也增加采购了嘉博文针对果树类的新菌肥。北京的其他郊县开始效仿昌平区的做法采用嘉博文的菌肥。

嘉博文打通农业产业链的商业模式,引起了全球顶级投资集团高盛的注意,2007年,高盛集团、康地集团、上海光明食品集团等共同注资1.65亿元。2009年,嘉博文又获得了青云创投1170万美元投资。这些投资帮助嘉博文在发展初期获得了更多的品牌背书,以及资金助力(但这些资本后来也成为它的沉重负担和发展枷锁)。

2012年,嘉博文的生物腐植酸肥料获得了中国农业部颁发的当时唯一一个以餐厨废弃物为原料的土壤调理剂肥料登记证。农业部给出的评价是“开创了餐厨废弃物资源高效利用的绿色通道,积极促进了我国循环经济发展”。

2009年4月,嘉博文北京朝阳区循环经济产业园内的高安屯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处理中心一期工程开工建设。该厂设计能力是日处理餐厨垃圾400吨,为当时全国最大的餐厨垃圾处理厂。但是由于当时的社会环境,中小餐馆、普通居民产生的大量餐厨垃圾,还没有进入集中处理的渠道,该厂投入运营之后,每天的处理量仅为数十吨,处于“半饥饿”状态。在当时,这是嘉博文的困境,也是行业的常态。仅靠企业之力,难以解决,需要政府强有力的支持。同时,其技术本身存在的投资大、能耗高等一些问题,也需要不断解决和完善。

2010年“地沟油”事件爆发,国家开始重视餐厨垃圾的无害化处理,各种政策接踵而至,其中餐厨垃圾收运管制日趋严格,泔水回流餐桌渠道逐渐被堵死,极大地鼓舞了整个行业的信心。

成都是全国首批33个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城市之一,2012年10月1日,《成都市餐厨垃圾管理办法》正式实施。

2013年,9月1日起,成都市城管局开始分批对中心城区的餐厨垃圾实行统一收运、集中无害化处理;同时,嘉博文的成都中心城区餐厨垃圾处理厂也正式投入使用,当年年底,即满产运营,每年可生产4万吨环境友好型的生物腐植酸肥料。近几年,嘉博文已在成都双流草莓、浦江猕猴桃基地进行了腐植酸肥料的应用示范。

在市场前期,嘉博文作为行业领先者,以自己的韧性和坚持,为行业发展探索着出路,也获得足够的市场机会的市场地位。

而与嘉博文同期的领先企业,有的已经成为了“先烈”。比如江苏洁净环境科技有限公司, 2020年2月27日,正式向外界宣告破产。(详情请点击:老牌餐厨企业江苏洁净破产拍卖 山东水利子公司溢价接手欲上市)

随着民众和政府对环境质量更高标准的要求,以及产业的进步发展,嘉博文仍需要在技术和模式方面不断完善,接受新的挑战。

2、“5000万元的学费”与“宁波模式”

2006年宁波出台了《宁波市餐厨垃圾管理办法》,要求餐厨垃圾产生单位必须将日常的餐厨垃圾交由指定的单位进行收运,对不执行的单位予以严厉处罚,成为全国率先统一开展餐厨垃圾集中收运处理的城市之一。

通过公开招投标,收运餐厨垃圾由取得资格许可的宁波开诚生态技术有限公司进行无害化处理。也是在这一年,宁波开诚筹资5000多万元建立了国内第一个“无害化”“减量化”“规模化”“资源化”“节能化”的城市餐厨废弃物处理厂,日均处理规模250吨。

“相对生活垃圾的无害化处理与资源化利用而言,餐厨垃圾处理难度更大,技术专业性更强,终端产品的市场转化更难,最终体现为运营企业生存很不易。”这是宁波开诚创始人朱华伦的感言。

显然宁波开诚的这条路并不好走,甚至第一步就迈的举步维艰!因为饮食结构不同,国外垃圾处理的经验不能照搬,而国内没有先例可寻,宁波开诚只能边实验边实践。

但试验实践的代价,就是金钱!

“您好,我是宁波开诚负责收运餐厨……”

“出去出去,你来什么?”

这是当时宁波开诚负责收运餐厨垃圾的工作人员与餐厅工作人员日常的对话。

虽然政府出台了相关收运政策,但还是有很多餐厅包括一些食堂并不配合。宁波开诚也很快将这些情况向上级作了汇报,并请求政府协调支援。后来情况虽然有些好转,但依然不乐观。最多能象征性地收到一点点的餐厨垃圾,而且还是那种混合了大量一次性餐具和其他垃圾的混合垃圾,其中包括很多塑料瓶、废纸、玻璃、酒瓶盖子等,甚至连旧铁锅、破菜刀都有。

虽然宁波开诚餐厨垃圾处理厂有自动分拣装置,但玻璃、铁器等硬物,对机器的损伤却很大,就是这些“劣质”的餐厨垃圾让宁波开诚在处置时苦不堪言。

刚开始,因为这些原因,宁波开诚的垃圾处置线经常卡壳,10年时间,光在研发上的投入就达到七八千万,设备也一次次砸掉重建。从2005年到2015年,宁波开诚先后损坏了4套生产设备,5000万元打了水漂。宁波开诚董事长朱豪轲直言,“这就是学费”。

但,五千万的“学费”,并没有白交。

经过与行业专家们的共同努力,宁波开诚终于成功研发了安全、稳定、高效的餐厨垃圾处理设备。首创了国内餐厨垃圾废水制沼气工艺,将餐厨废弃物综合利用率提高到了75%以上的极限水平,改变了传统意义上餐厨垃圾的概念,实现了循环经济的发展目标,填补了国内的空白。

对此,由清华大学固体废物控制研究所主任、博导聂永丰教授等组成的鉴定委员会做出鉴定:这是国内首条日处理能力在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理成套装置,该技术为我国实行餐厨垃圾的减量化、无害化和资源化处理提供了一个可行的模式。

这个模式,也渐渐形成了具有特色的餐厨垃圾处置的“宁波模式”,很快,“宁波模式”便走向全国。

设备研发给开诚带来的不仅仅是自身处置设施的更新,也给开诚带来了回报———卖设备、做工程。之后,宁波开诚向重庆市提供了全套设备,建设了重庆主城区餐厨垃圾处置工程应急系统。此后,山东临沂、呼和浩特、绍兴柯桥城区和上海浦东等纷纷“克隆”宁波模式,采用了宁波开诚的设备和技术。

1590974653490407.png

位于慈溪的新一代“开诚”餐厨垃圾处理厂

2013年5月,宁波开诚承揽了宁波市慈溪市中心城区的餐厨垃圾收运处理项目,涵盖对慈溪市区的餐厨垃圾+地沟油的收集、运输与综合处理工作,该项目于2016年投产运行,2017年11月通过政府的综合验收,被称为“宁波模式”的升级版。

image.png

宁波开诚生态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郭眀龙

在2017(第十一届)固废战略论坛上,宁波开诚副总经理郭眀龙曾说道,慈溪项目通过“环境控制设计、物料地域、垃圾来源对处理工艺影响的针对性设计、各处理单元之间通畅性设计、处理工艺细节性设计、处理工艺的冗余性设计 ”的五大设计原则的管控,来保证系统“安全环保”“工艺顺畅” “节能降耗”“运管方便”,从而保证系统稳定运行,减少运营不稳定的损失成本风险(详情请点击:开诚生态:从慈溪有机固废处理工艺技术探究餐厨垃圾运营痛点)。

这是宁波开诚花了“五千万”学来的,绝不会再次重蹈覆辙。

宁波开诚慈溪项目作为最新一代餐厨垃圾处理厂,实现了垃圾处理、污水处理、沼气发电、地沟油处理等收运、处理一体化,是宁波开诚“十年磨一剑”的成果。

至此,餐厨垃圾处理行业也步入一个十分特殊的时期,即是开始,亦是高潮。

二、最好的时代

2010年,被本文作为餐厨垃圾处理市场发展的开始,不仅是因为地沟油事件,促进了政府和社会层面对餐厨垃圾处理的重视,更是因为在这一年,国家发起了“百城试点”计划,将餐厨垃圾处理项目落地大力地向前推了一把。

2011年,国家发改委等部门首次公布了第一批33个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试点城市名单,之后连续4年,又先后公示了4批、累计公布了5批共100个试点城市(区),覆盖了32个省级行政区。试点启动后,各试点城市项目开始不断上马,但各地试点工作的进展却不尽如人意,大部分试点项目经营困难,首批33个试点城市,只有6个通过了验收。

2012年国务院《“十二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 更是提出“十二五”期间要建设餐厨垃圾处理设施 242 座。同年我国首次出台了配套技术支持规范《餐厨垃圾处理技术规范》,与此同时,各地也纷纷出台地方法规保障餐厨垃圾收运体系。

到“十二五”结束,全国累计实行5批100个餐厨垃圾项目试点城市,覆盖一二三线城市。在五批试点城市项目中,国家发改委补贴了约 20 多亿,也撬动了约 80 亿社会资本进入,行业一时欣欣向荣,有机垃圾处理市场进入历史以来最好的时代。

1、普拉克的第四个苹果

2009年世界环境保护日,与中国最早建交的西方国家瑞典的驻华大使,带着三家公司前来重庆访问,这三家公司分别是,阿克森、腾博和普拉克。

在接受专访时,大使先生表示,此次前来重庆的主要职责是推动中瑞的汽车业合作,但瑞典更乐意加强与重庆在环保方面的合作,并愿意提供先进的环保技术和经验。

而跟着大使前来访问的普拉克,在这方面就有充足的经验和技术。

“你有情我有意”,瑞典大使访渝,直接促成了普拉克和重庆市环卫控股集团的合作,并计划拟建设一个日处理500吨餐厨垃圾的处理厂,这个处理厂就是重庆黑石子餐厨垃圾处理厂,也是中国最早的餐厨垃圾处理厂之一。

2009年,重庆市政府为配合餐厨垃圾处理厂的收运工作,配套出台了《重庆市餐厨垃圾管理办法》,率先开始对餐厨垃圾进行集中收运和处理。

2010年3月,全国各地又接连爆出“地沟油”回流餐桌等恶性事件,从此,政府开始对餐厨垃圾处理高度重视,出台各种政策,鼓励各地方政府和企业参与对餐厨垃圾的无害化处理,特别是像重庆这种餐饮业比较发达的城市。

2011年,重庆入选国家首批餐厨垃圾处理试点城市。

当时,重庆市政协委员、市环卫集团董事长张兴庆,拿着一张江北黑石子餐厨垃圾综合处理场扩建的效果图面对媒体说道,“重庆将在全国率先开建地沟油处理厂”,这就是黑石子餐厨垃圾处理厂的二期项目。

1590974770362011.png

2011年7月8日,中瑞合作项目重庆市主城区餐厨垃圾处理二期工程项目签约仪式在市外侨办举行。张兴庆谈到,“要是当时重庆没有这么早地运作这个项目,可能就是其它城市享受国家的专项扶持了”。该项目引起了国家的高度重视,国家发改委对其进行资金配套,科技部也将这个项目列入了科技支持计划,并进行资助,国债资金、三峡规划资金也都对这个项目给予了扶持。

能获得如此多的支持,这与普拉克在餐厨垃圾处理能力上密不可分。普拉克是瑞典洛克比集团在中国的全资子公司,在世界范围内有多个餐厨垃圾、生活垃圾及污泥处理的成功案例,并连续多年被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E20环境平台评为中国固废行业有机废弃物处理领域厌氧技术解决方案的年度领跑者。

1590974771930043.png

2013年,在E20举办的“第六届固废战略论坛”上,普拉克环保系统(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赵英杰就对该项目做了介绍(详情请点击:赵英杰:将有机垃圾及污泥转化成绿色能源)。

重庆黑石子餐厨垃圾处理项目分为四期,一期项目已在运行,处理量为167吨/天,沼气产气量目前达到11000--13000立方米/天,二、三期正在厌氧系统调试中,含有原生垃圾预处理除油系统,处理量333吨/天,沼气产量26000立方米/天,四期工程计划将沼气提纯成车用燃气。

普拉克餐厨垃圾厌氧消化可以实现厌氧高温消化,与连续除油工艺结合更能节约能耗,可有效利用除油后的垃圾余热回收能量。普拉克致力于利用沼气提纯工艺将餐厨垃圾转化成车用燃气,可将60%—70%的甲烷提纯至>99%,实现成熟的天然气净化技术。

赵英杰用苹果的故事表达了普拉克的愿景与追求:

世界上有四个特殊的苹果,第一个苹果诱惑了亚当夏娃;第二个苹果砸中了牛顿;第三个苹果被乔布斯咬了一口;普拉克已经找到开启餐厨垃圾处理领域第四个苹果的钥匙。不仅实现餐厨垃圾处理的无害化、减量化、资源化,并将实现餐厨垃圾能源化,用“烂苹果”(垃圾)创造价值,实现人类可持续发展。

2、蓝德环保与协同处理

针对目前我国有机垃圾处理机技术存在的问题,一些新的技术也已经逐步拓展,《“十三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征求意见稿)》中就提出了,鼓励餐厨垃圾与其他有机可降解垃圾联合处理的意见,而且新《固废法》中也明确提到了有机垃圾的协同处理。

在厌氧消化技术中,将餐厨垃圾与其他有机垃圾、污泥、畜禽粪便等协同厌氧处理,既可调节碳氮比、保证餐厨垃圾的处理量,也可以增加后端产品的收入,还能更好地推动有机垃圾无害化处理行业的快速发展。

对于有机垃圾的协同处理,蓝德环保早就开始了实践。

image.png

蓝德环保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施军营

蓝德环保成立于2004年,业务涵盖有机垃圾综合处理、设备制造、垃圾渗滤液处理、农村废弃物处理、咨询服务等,有机垃圾无害化处理规模已超过3000吨/日。

蓝德环保董事长施军营在接受中国水网采访时说道,有机垃圾处置目前真正的问题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商业模式问题(详情请点击:蓝德环保施军营:有机废弃物综合处理技术的应用)。

“蓝德环保所有有机垃圾处理项目,能够盈利的规模都在200吨以上。100吨和1000吨的投资并没有核心区别,都需要处理水、废渣、臭气等,因此,导致了有机垃圾处置单吨投资成本和单吨运营成本居高不下。”施军营坦言。

在无废城市建设和垃圾分类要求全面展开下,厨余垃圾结合如餐厨、市政污泥、市政粪便、园林等其它类有机垃圾的共性,将其进行集中综合处理,增大了处理规模,降低了单位投资成本和运行成本。

“有机垃圾协同处理是有机垃圾处理未来的发展方向”,施军营和他的蓝德环保对此深信不疑。

2013年蓝德环保中标全国第一个垃圾分类的厨余垃圾处理项目,实现干法运行厌氧装置的全国第一例。

2015年末开工建设泰州餐厨与污泥的有机垃圾综合处理系统,这也是中国第一个5种有机垃圾集中综合协同处理的项目。

1590974782372683.png

泰州有机垃圾综合处理

该项目5种有机垃圾处理能力分别为餐厨废弃物220t/d、厨余垃圾50t/d、市政污泥100t/d(80%含水率)、粪渣15t/d、地沟油30t/d,补贴价格均为198.5元/t;园林垃圾15t/d,补贴价格为145元/t。

施军营在“2019有机固废资源化论坛”上对蓝德环保的有机废弃物综合处理技术应用,做了阐述,该项目采用“多线预处理+厌氧发酵”的工艺,对餐饮垃圾、粪污、污泥、园林垃圾、厨余垃圾等有机垃圾分别进行预处理后,共混进入发酵系统进行发酵产沼。

各种有机垃圾集中统一处理成为新趋势,泰州项目只是开始,接下来,蓝德环保还将有机废弃物综合处理技术应用到了南宁、邯郸、贵阳等多个有机垃圾处理项目。

其中,南宁餐厨废弃物和无害化处理厂BOT 项目是“2015 年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餐厨专业委员会年会”上的优秀案例,被看作南宁餐厨项目系统高效的收运体系与成熟的处理工艺的典型代表,获得了广泛认可与赞许。

3、三上央视的朗坤环境

一家有机垃圾处理企业,却两年三次被央视重点栏目报道播出:

2018年3月,CCTV-2财经频道《经济信息联播》两会特别报道-财经观察专题,朗坤环境广州东部生物质综合处理厂作为广东省委重点推介的PPP样本及创新生态环境园模式受到重点报道。

2019年7月8日,朗坤环境再次亮相央视,以行业专家的身份,获得CCTV《焦点访谈》栏目的报道,并对厨余垃圾的高效分类技术进行了解读。

2019年9月22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以“多策并举,打通垃圾分类全链条”为题,报道了广东省生活垃圾分类体系的建设情况,并重点展示了由朗坤环境投资、建设、运营的广州东部生物质综合处理厂。

朗坤环境,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不得不提起2013年震惊全国的“黄浦江万头死猪漂浮”事件。那时,病死猪的话题,成为了人们议论的焦点。然而,没过多久,长江宜昌段流域再次出现“猪漂流”现象,大量死猪抛江、高度腐烂、臭气熏天。“死猪投江”频发,让民众产生忧虑与担心。

按畜牧部门要求,对死猪必须进行无害化处理如掩埋等。早在2011年7月,国家就给予每头80元的无害化处理补助经费。但想领这些钱颇多周折,需向省市相关部门一级级申请,补贴发放往往耗时很久。养殖户认为,这样做不仅费时费力,还需购买消毒用品,不如将病死猪一扔了之。

为了处理好该事件,除了当地政府积极配合外,朗坤环境也格外重视,投入巨资。

在这样的背景下,2013年7月8日,深圳市朗坤环境股份有限公司有机废物事业部成功中标“嘉兴海盐县动物固废(病死禽畜)卫生处理中心项目”。据了解,该中心总投资3682万元,占地6515平方米,采用高温干化处理技术,年处理能力可达3000吨。

政企联手,死猪尽收!那些拥有病死猪的农户,只需要打个电话,朗坤环境很快就会派人专门上门收猪,并且每头死猪还补贴5元钱。因为解决了社会热点问题,朗坤环境名声大噪,直接成为中国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领域公认的领先企业!

其实早在2000 年,朗坤环保就已经开始对包括餐厨垃圾、病死畜禽(动物固废)等在内的城市有机废物资源化利用与处理处置的系统研究工作,是国内第一家采用完全资源化工艺处理城市有机废物的企业。在技术创新的道路上,朗坤一直没有止步过,取得了国家专利等多项领先优势,不仅在工艺创新上做了非常多的研究与投入,在设备应用的细节之上也进行了创新和改造。

2009年,由朗坤环境提供整体技术服务及运营五年的深圳市卫生处理厂建成投产,成为全国第一个全自动化操作的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项目,占地50亩,最大处理能力达57吨/日,是国内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的标杆项目,也是深圳市的环境卫生教育示范基地。

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工作方案》,要求稳步推进“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工作。在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垃圾分类就是新时尚”的思想指引下,垃圾分类成为城市固废综合管理的总抓手。

由于湿垃圾中水分含量高,如果和生活垃圾混合进行焚烧,会导致入炉垃圾热值降低,燃烧不充分,产生有毒气体,降低焚烧效率,所以生活垃圾焚烧厂不愿意接收湿垃圾,但湿垃圾中蕴藏大量生物质能,可以通过生物质综合处理厂进行减量化、资源化处理。

所以,在很多城市规划中,生物质综合处理厂与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厂一并成为了垃圾分类处理方面的重要环节。朗坤环境就通过生物质综合处理工艺,将餐饮垃圾、厨余垃圾等湿垃圾中的生物质能源逐渐转化为可利用的固态、液态、气态能源及电能。

1590974880434786.png

广州东部生物质综合处理厂

2019年7月31日,由朗坤环境集团投资、建设、运营的广州东部生物质综合处理厂举行投产启动活动。项目总体投资约为8.5亿元,是广州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最重要的生化处理设施之一,全球最大的城市有机垃圾处理项目,同时也是国内首个集餐饮垃圾、厨余垃圾、动物固废、粪污处理及生物柴油制备、沼气发电为一体的综合有机垃圾处理项目。项目处理规模为每天2040吨,包含餐饮垃圾400吨、厨余垃圾600吨、粪污1000吨、动物固废40吨。

项目很好地实现了资源循环利用,技术方面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备受关注。目前,朗坤环境集团不仅是中国最大的动物固体废弃物处理服务提供商,日处理能力为480吨,也是大湾区最大的餐厨垃圾处理服务提供商,日处理能力为1830吨。集团主要服务于大湾区,并拥有广泛的全国性覆盖范围,涵盖浙江省、江苏省、广西壮族自治区、湖南省及江西省。

2019年6月12日,朗坤环境向港交所递表IPO申请表被拒,12月17日,它再次向港交所创业板递交上市申请。

 
Copyright ◎ 2014 www.powercec.net All rights reserved.垃圾发电产业网 版权所有
客服电话:010-51298742 E-mail:powercec@163.com 常年法律顾问:朱胤丞律师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80402号  京ICP备11040877号  技术支持:佳誉网络
互联网
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