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生物质能源产业装备网!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您的当前位置: > 资讯动态 > 正文
资讯动态
北欧天然气转向生物质燃气

        作为化石燃料中最为清洁的能源,即使在欧洲“脱碳”进程加快的背景下,天然气仍将发挥巨大作用。但天然气的作用如何发挥,在各国未来能源愿景中的地位如何。带着这些疑问,我们走访了部分国际天然气联盟(IGU)国家,希望得到一些答案。

  瑞典:碳税促成生物质燃气大发展

  作为一个缺油少气的国家,瑞典能源消费曾经长期依赖进口。就天然气而言,瑞典天然气主要依靠进口,2015年进口量为8.9亿立方米,全年天然气消费量约为9.3亿立方米,其中发电和供热用气约占44%,工业用气约占40%,居民、商业和服务性行业用气约占16%。近三年年来,随着瑞典内河航运的扩展及与周边国家丹麦、芬兰贸易往来增加,船用LNG发展较快,从斯德哥尔摩到芬兰航运客船都使用LNG。同时,瑞典全国大约有8万辆生物质燃气汽车在运行。

  相对于国内,北欧燃气行业的一种主流认识是,天然气的未来方向是生物质燃气。

  瑞典燃气协会副主席Maria Malmkvist女士表示,基于原油价格波动、天然气进口通道不畅、核能可能发生的安全问题等多因素考量,再加上瑞典在生物质燃气开发方面的领先优势,瑞典将生物质燃气作为未来天然气的主要发展方向。

  瑞典是全球生物质燃气开发最早的国家之一。1993年至1997年间,瑞典政府对车用生物质燃气研发的财政支持达到了3.15亿克朗(约3亿人民币),地方政府的财政支持也达到了2.5亿克朗。瑞典环保署从2003年起,用4.8亿克朗支持生物燃气等温室气体减排项目。2008年起,瑞典政府又出资6亿克朗,支持若干生物燃气生产联合体。

  这些联合体采用由农场畜禽粪便及能源作物分散生产的生物质燃气,再通过管道集中输送到提纯厂,最终产出的生物质燃气并入地区天然气管网。目前,瑞典有233家生物燃气工厂和31家提纯工厂,生物质燃气还有一大来源是活性污泥厌氧发酵和有机垃圾填埋。

  瑞典政府支持产业生物质燃气的政策,包括对建设生物质燃气工程的企业或农场给予工程投资30%的补贴,对生物质燃气提纯后的替代燃料免征化石燃料使用税,减征生物质燃气企业增值税,免征车辆拥堵税等。

  在车用燃料方面,2006年瑞典全国生物质燃气总产量的1/4净化提纯后作车用燃料。2007年共使用车用生物质燃气2800万立方米,占生物质燃气总产量的19%,已经有15个城市完全使用车用生物质燃气。2009年车用生物质燃气使用量达4400万立方米,2010年全国使用压缩生物质燃气的车辆达到7万辆,建成并投运加气站500个。

  在供热方面,瑞典政府自1991年开始实施碳税政策造就了生物质燃气的快速发展。碳税政策使化石燃料成本大幅上升,可再生能源因而有了竞争力,燃油供热由于价格飙升被逐出了工业和民用市场。1970年燃油供热占瑞典90%的市场份额,而到2010年仅剩不到2%,这部分市场主要转换为生物质燃气供热,目前生物质燃气供热已经占据了全国近70%的市场份额。

  丹麦:2050年实现100%可再生能源

  丹麦的天然气主要产自北海。1966年在北海发现石油天然气资源,1972年第一口油井成功产油,此后丹麦所属北海区域的石油和天然气产量不断增长。上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北海油气田减产,丹麦油气自给率也大幅下滑。

  根据《2016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1995年丹麦天然气储量0.1万亿立方米,2015年丹麦天然气储量已降至0.05万亿立方米以下。2015年,丹麦天然气产量为45.9亿立方米,同比增长-0.41%;天然气消费总量为31.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0.3%。截止2017年,丹麦天然气用户达到40万户,天然气普及率15%,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占比为15%,全国天然气管道总里程19000公里。

  丹麦具有比较完善的天然气上中下游产业链,上游勘探开发方面,丹麦最大的能源公司Dong公司参与北海天然气资源勘探开发;中游管网设施方面,由丹麦政府控股的Energinet公司承担全国的天然气管网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职责。Energinet公司主要负责天然气和电力相关业务,运营长输管线近7000公里,配气管网924公里,拥有2个储气设施,总储量10亿立方米。目前,Energinet公司正在规划建设三条跨国长输管道,分别是德国、丹麦、瑞典之间的波罗的海天然气联络管道,丹麦至波兰的波罗的海天然气管道,以及连接挪威至瑞典、丹麦的Skanled天然气管道;下游配送和零售市场方面,自2004年1月1日,丹麦天然气下游市场完全放开,所有天然气用户可以自由选择天然气供应商。

  丹麦是欧洲为数不多的天然气出口国之一,然而在过去十年,由于北海气田开采时间较长,天然气产量逐渐下降,受国内能源政策的影响,天然气的总体消费量也在降低。2012年,丹麦政府制定了到2050年全国要100%利用可再生能源的政策。如果这项计划能够成功实施,预计到2020年,10%的天然气供应来自于生物质燃气。到2050年天然气的用量将会是目前的50%,而且全部是生物质燃气等可再生燃气。

  丹麦的生物质燃气起步于20世纪70年代,最初是为了处理家畜的排泄物。1986年,政府成立了生物质燃气协调委员会,开始将生物质燃气规模化发展,建设集中生物质气工厂。每个工厂日产生物质气1000-15000立方米,生物质气经过脱硫、脱碳后,进入天然气管道输送至用户端。

  在推动生物质燃气发展方面,丹麦政府从财政方面给予补贴、低息贷款和税收减免等激励措施,并由政府带头推广生物质燃气的技术,直接对现有的生物质燃气工厂投资并进行升级改造,生产更高质量、高纯度的燃气,在经过严格的气质分析检测后进入管道系统。

  目前,丹麦的生物质燃气年产量约2.5亿立方米,全国有18个生物质燃气工厂,两个净化工厂,原料主要来源于垃圾填埋气(6.2%)、污水厂污泥气体(20.1%)及畜牧业粪便发酵(73.7%)。预计到2020年,产量将上升至5.5亿立方米。这些生物质燃气将主要用在城市燃气、分布式能源、热电联产、工业和交通运输领域。

  交流中,丹麦燃气技术中心(Danish Gas Technology Centre,DGC)CEO Thea Larsen女士表示,丹麦《能源战略2050》提出,到 2050年丹麦将完全放弃使用化石能源。按照由黑色能源向绿色能源转换的规划,丹麦的能源体系在未来以绿色为导向。到2020年风电要占电力总装机容量的50%。

  从短期来说,丹麦要加强与英国、瑞典、挪威等周边国家的能源线路联通,这也是开发跨国区域市场的机会。同时,要提高生物质燃气在能源领域中的占比,大力推广其应用范围;从中长期来说,要加快发展智能管网和电网,确立绿色燃气的地位,打造能源清洁和多元化的结构。当然,丹麦未来的可再生能源发展计划需要谨慎的控制节奏,不能很快挤占天然气的份额。

  对天然气及天然气行业的看法,瑞典和丹麦都认为:不会单一考虑天然气体系和市场,而是把天然气市场、电力市场以及其他能源市场横向结合起来,在这个大的框架下来考虑天然气的定位跟天然气体系在未来发挥的作用。天然气会在能源转型中发挥更大作用,但是并非未来的主体能源。

  目前,天然气的发展在欧洲有所迟滞,主要是因为:第一,天然气需求降低。欧洲市场中的很大一部分天然气需求来自供暖,但欧盟发布了最新的提高建筑能效标准,同时采暖技术取得了进展,这些都降低了对天然气的需求;第二,欧洲天然气依赖进口,目前从俄罗斯进口越来越多,东欧国家非常担心俄罗斯将供气当成一个政治武器,从政治方面,需要降低对外依存度;第三,各国对天然气定位不一样,政策的摇摆造成天然气产业发展不稳定。(吕淼 北京燃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 2014 www.powercec.net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生物质能源产业装备网 版权所有
客服电话:010-51298742 E-mail:cec@powercec.com 常年法律顾问:朱胤丞律师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80402号  京ICP备1104087  技术支持:佳誉网络
互联网
报警服务